3周前 (10-04)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时宴听到顾凛城的话则扬眉,重新打量被骂个狗血淋头的青年。

不用查,他上边真有人。

德林·克莱尔。

德林·莫雷尔将军,大概是他老子。

怪不得顾凛城要揪着他小子不放,原来是他老子留下的债。

翌城分管帝国的军事力量。

像特殊任务部、海陆空军事基地、军工厂及国防学校等等,这些总部都在这里。

而这些部门,又分城内和城外两部分。

城外是顾凛城负责,城内是莫雷尔将军负责。

现顾凛城要被解任,上任的新人,还不是仍由政权中央的老人搓扁捏圆吗?

这翌城怎么样,还不是他老爸说了算吗?

德林·

糖都给你吃+48补肉 强行征服人妻少妇绿帽

克莱尔一股狠劲上来,把顾凛城的话当耳边风,不屑的讲:“顾少将,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权力傍落的最后挣扎与形为主义。”

他说完走的时候,蔑视得瞧他的车,想起什么的讲:“话说,我撞的应该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吧?维修费用,记得叫军部给我帐单。”

你听听的,你看看,这人真是,气得围观的人都想上去揍他。

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太不是东西了!

顾凛城对他的放肆,不以为意的提醒。“德林·克莱尔公民,你是拒绝配合逮捕是吗?”

德林·克莱尔讲:“是。你要抓就叫人来抓我吧。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抓我。”

“我再问一次,你是拒绝配合吗?”

“是是是,你再问多少遍都一样。”

他不耐烦的说完就想上车。

围观的人则倒吸口气。

顾凛城见他要走,也回车上。

他在储物柜拿了把手枪,朝着要上车的青年后背就是一枪。

“呯”的一声枪响,众目睽睽之下,一条腿跨上车门的青年摔地上,血淌了一地。

周围的人一阵欢呼和尖呼。

城市之中响起枪声还是有点吓人的。但是这一枪打得真爽!

MD,看他还嚣张!

时宴也觉得爽快。

她看神色淡漠,仍旧一幅高山白雪,极帅极美的顾凛城,想吹口哨。

这男人狠起来的时候真帅。

顾凛城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把玩着精致小巧的手枪。

他走向倒在车边,痛苦挪动的青年。

“特殊任务部有权击毙城内任何不配合的公民,并不负法律责任。”

低沉磁性的悦耳嗓音,像是在说电影的旁白,又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审判。

顾凛城停在跑车前,居高临下的低睨着他。

“德林·克莱尔公民,你应该等我正式解任,再来挑衅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望着他充满仇恨的眼睛,将枪口对准他额头。

顾凛城可以扣下板机,确实也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因为德林·克莱尔不是公职人员,用不着调查和审判,他只是民普通的公民,如果不配合,完全能按恐怖分子处死。

刚才那一枪顾凛城只击中他肩膀,德林·克莱尔要现在配合的话,还来得及。

可载了跟头的德林·克莱尔,硬是拿命赌顾凛城不敢拿他怎么样。

顾凛城脸上毫无感情,眼睛一片寒沉,强大的气场全面辗压地上半死不活的青年。

不用怀疑,以顾指挥官冷酷狠绝的刻板印象,为维护特殊任务部的威严,他一定会开枪!

做为既然要解任的前指挥官,跟德林·莫雷尔将军不会南再有工作上的顾虑。而以顾凛城的身份,帝国断然不会拿他怎么样,只会让他安心“养老”。

更惨的是,顾凛城做为一名强大的异能者,可能连杀他报仇这事都做不到。

德林·克莱尔在与顾凛城的漫长对峙下,忽然浑身发抖,惊出身冷汗。

恐惧让他崩不住的痛哭流涕。“顾少将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配合调查!”

听他的话,刚紧张的围观者都松了口气。

这人固然讨厌,但还不至于杀死他。

现听他低头认错,真不是一般的解气。

顾凛城冷睨着求饶的男人,修长的手指转了下枪托,调转枪口,便弯腰将像死人一般的青年拖起来,扔给赶来的救护人员。

救护人员本来是接到连环撞车电话来的。

现撞车的没人受伤,却收了个被顾少将打伤的,倒是也没白跑。

镜头前的顾指挥官与青年一般大,可他冷峻帅气严格执法的伟大形象在镜头前传开,使得本就爱戴他的翌城居民愈加兴奋。

他们似是遗忘了昨晚吓人的视频,围观的人都说他好样的。

记者们更是争相上前,想拿到他的最新采访。

顾凛城把德林·克莱尔扔给救护人员,正要走向时宴,就被记者们和人多不怕事的公民围住。

记者欣喜又语速极快的问:“顾少将,这是你婚后第一次来翌城,一来就碰到这种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请问你是否对翌城的公民感到失望呢?”

顾凛城看了下周边的小型飞行器,以及面前的各路记者。

他沉默半秒讲:“一个人的行为不代表所有人。翌城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之一。”

“哇哦,顾少将看事情果然非常全面。那么请问,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了这件不怕得罪人,堪称模范性处理事情的方式,是想挽回自己的形象,还是像刚才这个人所说,想要在权力傍落前体验最后的至上感觉?”

记者就是上次在青柠酒吧前采访他的李琼,是他的倾慕者之一。

她问的很尖锐,可这确实是大家都观注和感兴趣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有让对方有解释的机会。

顾凛城对着镜头讲:“我是想告诉大家,特殊任务部身为维护帝国公民安全的部门之一,不管城外还是城内,都不允许任何人挑衅。”

这句话支字没提解任的事,只是再次明确特殊任务部的职责,以及它应有的威严和权力。

只有让人惧怕,不敢轻易挑衅,才能让他们更好的执法,才会让公民对它全身心的信赖,确信这是一个可以维护他们安全的部门。

顾凛城说这句话。一个是说给公民听的,让他们遵纪守法。一个是说给特殊任务部门听的,让他们严格执法,不用担心出事。还有一个,便是告诉谢尔·巴顿他们这个部门的重要性,不要企图控制它。

李琼近距离听他低冷磁性的声

糖都给你吃+48补肉 强行征服人妻少妇绿帽

音,以及他这翻正义凛然的话,脸颊泛红的激动点头。“嗯!我相信有顾少将这次的以身示范,没人再敢轻易挑衅特殊任务部的威严了!”

她说完紧接问:“顾少将,关于帝国要解任你的事,你能跟我们多说两句吗?”

顾凛城没回答,越过人群走向在等自己的女孩。

见他要走,记者还想追上围堵,只是碍于他的身份,到底是没敢做得太过份,只能不断的喊他,看他能不能主动说两句。

镜头最后显示,顾指挥官挺拔的背影消失车内。

记者李琼目送车走掉,对镜头专业的讲:“顾少将可能不便透露解任的事情,请广大公民们不要传谣,耐心等待帝国公示。现在请随我去看看被顾少将打伤的是什么人……”

在镜头转向被抬上救护车的人时。

莫雷尔夫人,德林·格兰特·康呢关掉新闻,气的跺脚,冲沙发上的男人咆哮。“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你儿子都快要被打死了!”

德林·莫雷尔靠在扶手上,单手撑着脑袋。

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对急着的夫人讲:“顾凛城要想杀克莱尔,不会让他活到下一秒。”

康呢被他的话气到,激动的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盼着你儿子死啊!”

莫雷尔无奈,看情绪失控的失人。“我怎么会盼着儿子死呢?克莱尔就随你,不讲理,现在惹出事来了吧?”

“你、你竟然还有脸说我?克莱尔还不是跟你学坏的!”

“好了好了,你快去医院看儿子吧。”

“你干嘛去?!”

莫雷尔摘下帽子,对疯狂的夫人做了个绅士礼,便开门走了。

顾凛城回来翌城,他这个还在任的将军,当然得去迎接他,并对他解任的事表示关心。

可这要让他夫人知道了,他大概会走不出这扇门。

莫雷尔上了车,对司机讲:“去顾少将府第。”

“好的将军。”

司机走的飞行道。

莫雷尔靠在座位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长长的舒了口气。

顾凛城解任,代表着他在翌城将更加没有限制,做什么事都用不着向谁解释什么。

他不同野心勃勃的谢尔·巴顿,一心想在夏城扎稳脚跟。

现整个翌城都在他的管制之下,呼风唤雨,没什么不好。

让莫雷尔担忧,也是他现在去见顾凛城的原因是,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翌城。

因谢尔·巴顿的弹劾,他即将解任。又因昨晚他快要异变的视频流出来,闹得人心惶惶。

在这种紧要时候,他不回夏城向大将军和总统阁下好好解释,跑来翌城做什么?

这事,恐怕只有问顾凛城才知道,他必须得去见见。

-

时宴因为顾凛城大马路上教训人的事,避免再被人围观,她最后没有去蕴初的店里,选择直接回家。

翌城这栋房子,因为顾蕴初也去夏城的原因,便空了下来。

好在,有机器人小K在定时打扫,所以他们回到的时候,除了冷清些,其它倒与离开前没什么两样。

院子里小K正在扫落叶,它听到引擎声立即跑过去,看到车上下来的两人,立即喊:“欢迎主人回家。”

时宴还在想顾凛城为什么要跟莫雷尔的儿子过不去,忽然听到小K智能合成却隐约带着雀跃的声音,收回神,看眼前这栋有着罗马柱的大房子。

她开车门下去,瞧着那扇已经打开的大门,想到在这里第一次见到顾凛城的场景。

当时自己是想了不下十几种跑路的方式,可最后让他一句话给打消了念头。

时宴思及此,转头看身边冷峻落拓的男人。

“顾少将,你当时认出我了吗?”

顾凛城听到这话,垂帘看她精致柔和脸。

相比较初次见面的紧张与戒备,她现更坦荡肆意,仿佛已经能从容驾驭这里了。

确实是能驾驭,因为这是她家。

顾凛城瞧着她墨黑的眸子半响,没回答,反问:“再次回来,有什么感受?”

“感受?”

时宴重新打量别墅,看树上叽叽喳喳已经长大的小鸟,再回到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她想着想,忽然笑起来。“顾少将,你要解任了就少惹点麻烦,不然把你赶出去睡大街。”

这是她家啊,要不开心了就把他赶出家门。

突然想到他解任后,这种“平等”的生活也不错。

尤其是等自己成年后,他也差不多快挂了。

到那时,他一没权力、二没体力、二没家人,只有自己在身边。她可以拿着皮鞭,把他按到角角落落欺负的事,真是想想就TM的过瘾!

许是时宴笑得太过明显,神色过于嚣张,不用猜都知她在想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顾凛城看她不同于平时的猖狂笑容,摩挲了下指尖。

他忍了忍,弯腰凑近她,望进她泛着光的澄澈眸子。“是谁总惹麻烦?”

似高山白雪只可远观的俊脸忽然放大,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立体环绕的响起。

更让人上头的是,当被他那双浅灰极冷的眼睛望着时,仿佛自己要迷失晨间的雾中,让人失去分辨的能力。

时宴心里一怔,接着挺直腰杆,迅速清醒过来。

她慢慢提高警惕,企图狡辩。“那些麻烦又不是我主动惹的。”

真的,倦羽组织阴魂不散,她也很冤。

顾凛城眼睛微眯,持续逼近。“四海集团的商惊澜,科学院的白暮,这两个呢?”

时宴:……

“还有谁?死过两次的宋诚,还是夏思远?”

时宴:?

夏思远是什么鬼?

时宴嚣张的讲:“顾少将,虽然我是有点花心,但也不是是个男的就行,毕竟……”

她说着挑眉,上下打量他,然后扬唇笑了下。“毕竟我起点还算不错。”

起点高,胃口也就被养刁了。

听她这话,被调戏的人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6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