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草民确实不敢……”

面对三皇子的威压,孙老爷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但如果他不将药丸的事揽在自己身上,也许大哥这个生意就要被人抢走了。

抖着胆子道,“说来,草民和三皇子您还是亲戚。”

三皇阴恻恻的笑了,“哦?什么亲戚?说来让本皇子听听。”

“草民儿子是与六公主的即将成亲的驸马。”

孙晋成为驸马已经成了事实,无法更改,孙老爷在京城的时候受不住这个打击,但还是让人打听清楚了六公主的情况,知道她和三皇子都是淑妃所生。

三皇子愕然。

齐国公也没想到。

当初在京城,他一心想着怎么查出顾义的真面目,没怎么上心孙晋和六公主的事。

心思转念间,齐国公已经露出了笑容,“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快起来,快起来。”

三皇子也回过神来,缓了神色。

孙大老爷和孙老爷站起来,学子依旧跪在地上。

“你先下去吧。”

学子这才敢起身退出去。

“看座!”

侍卫搬来两个凳子,孙大老爷和孙老爷坐下。

三皇子也不兜圈子,“既然是一家人,也就好说了,你们告诉我,药丸是从谁手里进的,我亲自去和他们谈。”

“三皇子见谅,当初我和人签订了合约,不能把她制药丸的事泄露出去,否则以后再也无合作。”

药丸的利润太大了,仅仅不到一年,大哥就赚了几十万两银子,如果让出去,岂不是要心疼死。

三皇子脸色难看了一些,欲要再说什么,齐国公掩嘴轻咳了一声。

三皇子把话咽回去。

齐国公哈哈一笑,“这样,你们别具体的告诉我们,只告诉我们他们是哪个村里的,姓什么就行。”

这跟全部告诉了他们有什么区别?

孙老爷在这一刻,恨不得把学子杜泽风骂个狗血喷头!

挤出笑脸,“国公爷,我是真的不能说,晋儿高攀了六公主,我们孙家也不能什么都不出,这卖药丸的钱呢我会都给晋儿,支撑他和六公主的日常开销。

三皇子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卖药丸赚的钱是给孙晋和他妹妹的,如果他非逼着他说出从谁手里进的药丸,那就是在和他妹妹抢钱。

齐国公也听出来,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他倒是听说孙家只有孙晋这一个儿子,以后的财产也都是孙晋的,可六公主怎么能和三皇子比?三皇子是有可能登上那个位置的人,六公主出了嫁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捋着胡子再次笑了两声,“你说的也对,总归是一家人,钱进了谁的口袋都一样,不过你们的生意毕竟是小打小闹,挣不了多少钱的,不如交给三皇子,他手下生意遍布全国,药丸到了他手里,一年定然能多卖出不少。你放心,既然咱们是亲戚,自然不能亏待了你们,无论卖多少,都给你们一成的干利,你们看如何?”

不如何。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精,一成干利听着是很好,可和药丸的利润比起来,不值得一提。

孙老爷摆出诚惶诚恐的表情,“还请国公爷恕罪,容我跟晋儿商量一下,如果他同意,我即刻让他去告诉您制药丸的人。”

齐国公脸上的笑有些维持不住了,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一个还没成亲的驸马而已,他若是想要把这门亲事搅黄了,动动嘴的事。

三皇子的脸色很难看了,他和六公主一样,多年得宠,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

孙老爷两人感觉到了两人的怒气,干脆低下头装没看到,不管怎么说,他们的身份摆在这,三皇子也不敢一气之下杀了他们。

见两人油盐不进,三皇子怒火起来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如果你们不满意,可以把干利加到两成。”

两人更诚惶诚恐了,但就是不说话。

眼见着三皇子就要发怒,齐国公连忙制止他,犯不着跟这样的人生气,他们不说,他有的是办法查到。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跟驸马商定好了以后,即刻通知我们。”

“国公爷请放心,不管晋儿什么想法,我都会让他亲自去给您说。”

“我等你们消息。”

说完,齐国公站起来,见三皇子坐着不动,给他使了眼色,三皇子带着怒气起身,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齐国公跟上。

等两人出了门上了马车,三皇子不甘的说,“他们既然不说,施压就是,何必给他们这个面子?”

“你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了?这个时候我们最好不要节外生枝,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说完,齐国公掀开小窗的帘子,低声对侍卫吩咐了下去。

侍卫转身喊了两名侍卫,齐齐隐去隐蔽处。

三皇子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院内,学子杜泽风一脸愧疚,“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让三皇子把药丸代转给老先生。”

孙大老爷顾不上跟他计较,吩咐小厮把药丸装到马车上。

“大哥,我觉得这件事应该给宋姑娘说一声。”

孙老爷把他拉到屋内。

刚才三皇子和齐国公临走时的神情,不像就这么善罢甘休的样子。

孙大老爷也是担心。知道三皇子不肯善罢甘休,他这才想着马上就走。听到孙老爷的话,也觉得应该给宋宛月说一声。

“我去书院,你留在家里照看一下。”

孙大老爷坐着马车去了书院,敲开书院的门,得知宋宛月已经回家了,便吩咐车夫去酒楼。

……

顾义去了酒楼后,径直去了后面屋内,把门关上,仰躺去床上,脑中浮现刚才宋宛月问他要不要进府的情景

武汉翻译公司 上体育课被拉到没人的地方

他知道,宋宛月可能猜到了一切,之所以没问,是等着他自己说出来,可他不能说。

想到此,顾义闭上了眼睛。

门外,小四无声的叹口气。

魏掌柜也无声的叹了一口,

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因为秦谦败露了,少爷现在估计杀了秦谦的心思都有了。

伙计跑着过来,“掌柜的,孙大老爷找您。”

魏掌柜出去,孙大老爷见到他,立刻道,“掌柜的,出事了。”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