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居大人醒了?”端王刚走进院子,想着,这院子位于府里偏僻之处,进出都有些不方便,如今太子殿下走了,于情于理都应该将居南一移到更好的院子里去。

“王,王爷——”于渊一时闲了下来,正在打瞌睡,连忙站起来,指了指屋子。

“我瞧大人睡着了,睡的又不稳,我做事重手重脚的,所以到外面候着。”于渊说着,猛见端王身后跟着的那一张惊艳无比的脸,脑子里一片空白,继而生出的一种无地自容,想要钻进泥土里的自卑与羞愧,连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有劳于大人了。”端王说的客气,嗯,还应该再派两个使女来,到底是汉子,怎么能照顾好居大人。

“王爷——”于渊发呆之际,端王早已经跨过了他朝屋里走去,顿时焦急想跟上又不敢跟上,“王爷,居大人……”

“嘘——”端王转头让于渊声音小点,若是居南一睡着,他们就走,“我们看看就走——”

将东西留下,说明他们有心就成。

居南一在门打开的一瞬间立刻醒了过来,那熟悉的香幽幽的传来,下一刻,居南一立马意识到来人是谁,顿时连心都已经揪在了一起,一种不属于自己的不甘的、愤懑的、满腹痛苦又发泄不出的情绪充斥着他所有的感官,来的莫名其妙,又让他无措。

“王爷,想是还睡着——”于渊见没有动静,自动忽略了如今的居南一行动十分艰难,立刻转头与端王说道。

端王正要点头,床上已经传来了嘶哑的声音。

“王爷——”

端王立刻走到了床边,于情于理,他都应该第一时间带着念如来感谢。

“居大人,别动,别动,躺着就好。”端王立刻阻止了挣扎要起身的居南一,看到居南一的那一刻,愧疚又加深了一些。

他作为王爷,一个下官为了他卖命倒也不算是什么,只是,这居南一是他看中的,一身的才华若是因为他陨落了,这才是他最大的愧疚。

“王爷,叨扰了——”居南一开口,嘴唇发白因昏迷裂开,白色的皮卷起,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虚弱的一刻,莫名的不想。

郑念如已经上前一步,默默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居南一。

“居大人,多谢你救命之恩。”郑念如声音平静,无喜无悲,这种平静让居南一有些意外,记忆中的郑念如并不是这个样子。

居南一想不出哪里不对,又像是哪里都不对,毕竟,前一世自己的轨迹与这一世也有所不同,居南一暂且将记忆里的那一段理解为自己的前一世,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眼前的郑念如也会有所不同?

一想到这一点,居南一跳跃的心脏猛的一收缩,那就是什么都有可能,而这一世,他更是救了她,比起记忆里的他们成婚的理由,他如今更占据有利的条件。

“居大人,可是那里不舒服?”端王一紧张,生怕是因为没有照顾好,居南一的病情有了反复。

“多谢王爷关心,晚辈已经好多了,再叨扰心里过意不去,不如让于大人送……”

“居大人,你什么都不要想,安心地住在府里。你的情况太子殿下已经与本王说了,家里只有老母亲一个人,你回去劳累的自然只有你那老母亲,本王又怎么忍心,昨夜已经派人去益人街报了平安,你不必担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你安心住下。”端王不由分说地开口。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 美女gif动态图老师

郑念如看了一眼郑伯定,有些无语,明显的,这居南一并不想住在王府里。

以居南一的性子,受了伤都要藏在暗处养好了才会出现在她面前,行事诡异不说还闷。

“居大人留下来养伤吧,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郑念如开口,声音与刚才的平淡全然不同,微微的示弱带着恳求的语气,仿佛不留下就是罪大恶极一般。

于渊恨不得自己替居大人给答应了,刚要开口,这才恍然满脸通红,他刚才差点……

居南一闻言有些茫然地看向郑念如,这个记忆里无比熟悉,熟悉到每说一句话他都能猜度出几种意思来,此刻的话语却是他未曾听过的。

那种呢喃到骨头都发软的声音,就算是他们感情算好的那几年,他也未曾听过,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否定着他脑子里那些关于她的不好的记忆。

“既然如此,那就叨扰王爷……和郡主了。”居南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似乎是十分乐见其成这样的结果一般。

端王……

一向对他不错,不管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

“这是本王应该做的,你放宽心呆在这里,念如,你留下两个婢女,让他们照顾居大人。”端王说着,王府里女使不多,买来的都是粗使的婆子,这个时候从外面招人又不像,端王想到的也只有念如身边的人。

郑念如闻言一愣,此事没有商量过,但是以端王软糯好人的脾性,是做的出来的。

“端王,不必了——”居南一下意识地拒绝,前一世里他就不敢用她们。

“念夏、雪柳你们两人留下吧。”郑念如看了看人,雪柳脾气好,平日里在外伺候的多,心思也细。

毕竟这辈子他是救了

雪白人妻的娇喘声 美女gif动态图老师

自己的,留两个人倒也不算什么过分的要求,况且,这要求是端王提的。

“王爷,这,这万万不可,晚辈怎么配……”

“居大人,使得,若不是你,念如就没命了,那也等于要了本王的命,你可是救了两人的性命。”端王立刻说道,由不得居南一反对。

“居大人——”

“居大人——”念夏、雪柳收起在王府里的任性,上前给居南一行了一礼。

居南一刚刚从端王与她离开的背影里拔出来,此刻站在面前的念夏、雪柳瞬间又让他记忆混乱,仿佛回到了洞房花烛夜的那一晚。

雪柳和杏雨站在寝殿外,笑盈盈地给他行礼。

“姑爷,请——”居南一恍恍惚惚,满心都是那一晚的记忆,刻苦铭心,是往后所有的愤懑与痛苦里的良药。

喜欢重生成权臣的心尖朱砂痣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