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5)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潘森,你知道在打完仗后,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吗?”

亚托克斯一边从一具穿着奥斯曼苏丹亲卫军军装的尸体上脱靴子,一边头也不抬的对身边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潘森说道。

“我想,你的答案就在眼前。”

“啊哈~

不愧是我兄弟,一眼就看出我所思所想。

不得不承认,奥斯曼人的靴子真的太棒了,并且这个鞋码跟我的脚大小差不多。

你知道找到一双这种靴子,对我来说有多难么?”

“嗯,我可以理解。

毕竟我的妹妹对你的一双大脚总是充满疑惑。

不然的话,你觉得我为何会反对我的妹妹嫁给你?

不是我反对,而是她不乐意嫁给一个大脚汉,她觉得那种男人的脚臭会给她熏死。

抱歉,我不是在侮辱你,我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亚托克斯停下手中的‘工作’,站起身来,掐着腰喘着粗气看向潘森。

“潘森,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跟我谈天说地,是因为我将你从地狱拉了回来,难道这就是你感谢恩人的方式么?”

“亚托克斯,如果我让我的妹妹嫁给你,我想足以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

“哦,上帝。

潘森,你知道么?

这是你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

你的妹妹嫁给了全世界最勇敢的人,一名亲手杀死传闻中会吃人的奥斯曼帝国苏丹亲卫。

看看我脚下的这具尸体,他们可都是从小就开始习练武艺,如果不是枪炮主宰世界,我们希腊人永远也不可能重回伊斯坦布尔。”

“亚托克斯,吹牛之前先照照镜子,如果你是正面杀死他,我一定会万分倾盆你的武艺,只可惜,你是从背后捅穿了他的脖子。

苏丹亲卫后面没有长眼睛,我想任何一个男人都能做到这一步。”

“潘森,这就是战争!

我只是用战争的方式解决对手,毕竟这里不是竞技场,不流行单打独斗,正面朝向对手,带来的不是荣誉,而是愚蠢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至少,结果是你活了下来,这名狗屎一般的苏丹亲卫躺在我脚下,还贡献出一双跟我的脚差不多大的靴子。

感谢上帝,我爱死这双靴子了!

鲤鱼乡+流出来了+合不上 好翁息肉欲

无论是瞎眼的亚里士多德,还是暴君李维,都从来没有想过给我们这些勇敢的希腊人配上一套真正的军装。

我感觉我来到这里不是当一名士兵,而是在充当着奴隶!”

“不,亚托克斯。

我们不是来这里当奴隶,而是过来供敌人射击的肉靶子。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们的队长头盖骨被子弹掀起来的那一幕,奥斯曼人的火枪威力真的太惊人了。”

“没错,奥斯曼人的火枪除了威力够大外,我找不到其他任何好处,那些该死的异族人如果愿意把他们手里的精良火枪交给我们,我们绝对可以在奥斯曼人开火前,先打爆他们的卵蛋!”

“哈哈,或许我们做梦能梦见那一幕,暴君李维的十三军团可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部队。

他们将一切献给了暴君李维,而暴君李维则赐予他们随意杀人的权力。

只要他们认为是不正确的行为,都是犯罪!

上帝都已经成为暴君李维的玩物,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讽刺的笑话,没有之一!”

亚托克斯和潘森同时沉默下来,直到亚托克斯穿上他那双从尸体上扒下来的靴子后,才闷声闷气的开口道:

“潘森,我们虽然拿下了伊斯坦布尔的外围城墙,不过你我都知道,我们整个连队已经十不存一。

这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前面的很多部队,连一名幸存者都没有。

死在伊斯坦布尔城下的希腊人,比奥斯曼帝国的守军还多!

至少,奥斯曼帝国的守军有退路可言,而我们后退就是死亡!

你不觉得,这是暴君李维和瞎眼亚里士多德在预谋消灭我们希腊人么?

亚里士多德已经将自己和整个希腊共和国卖给了暴君李维,在他眼里根本没有自己的同胞,只有他高高在上的权位,为了他自己的位置,他能做任何事。

原本我并不相信,但现在我信了,我们被抛弃了!

最多,在明早发动的新一轮攻势中,将是我们生命的尽头!”

“亚托克斯,不要这么悲观,如此惨烈的战斗你我都活下来,为何就一定会死亡?

不能后退不代表我们一定要拼命向前,找到一个隐蔽的位置,我们可以战斗到城墙陷落的那一刻。

我看到不少希腊同胞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活下来的。”

“潘森,如果城墙没有陷落,我们将会被那些凶残的奥斯曼士兵搜出来,然后被一轮子弹打成筛子!”

亚托克斯揪住潘森的衣领,目光中闪烁着极致的恐惧。

“亚托克斯,我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寄希望于,暴君李维的部队能一直胜利下去,直到拿下伊斯坦布尔的每一面城墙,杀进中央的皇宫之中。

到了那时候,你将可以迎娶我那任性的妹妹。

这一次,我会让她改变对你大脚的不公平看法。

我的妹妹从小就听我的话,多想一想未来,你才会有活下去的动力。”

亚托克斯双手一松,一屁股坐在尸体上。

不是他喜欢粘稠的血尸,而是周围根本找不到一处干净的空地,即便仅仅只是一个落脚的空地!

希腊人和奥斯曼帝国的守军士兵尸体交错在一起,没人去整理,只有少数希腊士兵在搜寻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受伤的希腊士兵在这里还有哀嚎的权力,反观受伤的奥斯曼帝国士兵,迎来的只有绝对的死亡。

一队队新的希腊生力军正在从各个城墙破口,以及早已被黑火药炸碎的城门涌入,努力让这里活人的数量超过死人。

只可惜,这一努力终归无法‘取胜’!

甚至就连地面上的尸体,都被当作防御用的材料,被刚刚进来的希腊生力军士兵,一具具堆叠在他们需要的地方,组成一道道简易的肉墙障碍物,用来遮挡伊斯坦布尔内城堡垒上,不时打过来的子弹!

而像亚托克斯和潘森这种赢得胜利的残存士兵,则可以利用战后的宝贵时间,休息恢复自己的体力,或者等待自己的鲜血渐渐流光,从一名重伤员变成一具尸体,然后被当作防御材料堆叠在其他尸体之上!

没有人给希腊士兵收尸,上级要求在战斗结束后,才可以进行火化,原因则是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处理数量众多的尸体!

亚托克斯看着一队队开到远处的生力军,目光中的恐惧消退了些许,他望着这里唯一还算得上纯净的蓝天,对潘森说道:

“我回家跟你的妹妹结婚后,我想要一个女儿,不要男孩。”

潘森听后微微一愣,这种想法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显得十分另类。

“为什么?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喜欢女孩而不喜欢男孩的父亲。

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对男女性别一视同仁,也不需要用这种理由。”

亚托克斯笑了笑回道:“因为男孩长大后,只能为他人拼命战斗,死在异国他乡。

只有女孩,才能陪在我身边,为我扫墓。

这吃人的世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或许,这次战争结束后,和平就会在希腊降临,毕竟没人能在南欧对抗暴君李维的军队。

更不用说区区希腊了。”

“呵呵,若是英国人的军队又一次在希腊登陆呢?

亚里士多德的疯狂和瞎眼,不就是从那次决战之后开始的么?

很多人都说,那次决战之后,希腊已经死亡。

我当时无法理解,拥有数千年璀璨文明历史的希腊民族,怎么可能轻易死亡?

现在我明白了。

如果足够悠久的历史文明有用的话,希腊人、埃及人早就应该统一世界了。

我想,没有那个文明比这两个民族的历史更加悠久了。

现实中呢?

悠久的历史文明,只能成为我们自我陶醉的幻想罢了。

再璀璨的文明历史,也挡不住那些只有区区数百年文明的国家,派遣过来的精锐军队的摧残。

悠久的历史文明,只会让征服者更加兴奋,因为他们将一个拥有几千年文化的国度,狠狠的踩在脚下。

我想,在暴君李维眼里,希腊最大的用途就在于这一点。

曾经的我为自己的斯巴达祖先感到自豪,为我是希腊人感到骄傲。

现在的我,只想着……活下去!”

“没想到,活下去对我们来说,也成为拼尽全力才可能获取的东西。

亚托克斯,或许你是对的。”

轰!

潘森话音刚落,他们旁边百米之外,突然传来一声轰鸣,本来就已经破碎不堪的城墙,再次遭到炮弹的蹂躏,唯一不同的是炮弹飞过来的方向是相反的!

“是奥斯曼人的火炮!

他们在内城还藏了不少火炮,赶紧躲起来!”

亚托克斯惊恐的看着百米外被实心炮弹砸的四射飞起的碎石子,将两名倒霉蛋的身体扯成一块血色破布,一把抓起了潘森。

遽然间,潘森发出一声惨叫,亚托克斯的剧烈动作牵扯到他腹部的伤口。

那是一把土耳其弯刀留下来的豁口,潘森废了好大力气才没有让自己的肠子流出来!

“亚托克斯,记住把我给你的信交给我的妹妹,否则你永远别想娶到我的妹妹!”

“潘森,你说什么?

你说你之前给我的那张纸是你的信件?

你啥时候会写字了?

就算你写了信件,你确定你的妹妹能看懂么?

她认识的单词还没有我多吧。”

“白痴!

难道我就不会找别人代笔么?

我的妹妹和母亲,就不会找识字的人念诵信件么?

你的脑子都被奥斯曼人打傻了么?!”

“好吧。

不过我不能把你留在这里,奥斯曼人疯了,好多炮弹朝着我们的防区轰击,如果我们猜错的话,炮击结束就是一群挥舞着弯刀和粗管火枪的奥斯曼人冲上来。

到时候,你会被他们大卸八块的!”

“亚托克斯!

我的伤势太重了,不想被我拖累死在这里,就赶紧离开!

我的妹妹还需要你去照顾!”

“呵呵,潘森。

你难道忘了么?

只要我敢踏出这道城墙,后面那些异族军队就会将我打成筛子!

我们希腊人,只能死在这里,为暴君李维拼尽生命中的最后一滴血!

潘森,临行前我想问你一句。

你是恨奥斯曼人多一些,还是恨暴君李维多一些?”

周围的炮声连绵不绝,炸碎的石子四处纷飞,不过很快迎来了神圣同盟的火炮反击,这也是亚托克斯还能跟潘森在这里闲聊的根本原因。

潘森看着如同炼狱一般的周边环境,全身一松,重新躺倒在地,选了个不会牵扯伤口的舒服姿势。

“从我懂事那年开始,我就知道我们头上有一群奥斯曼老爷,他们对我们希腊人肆意欺辱,把所有的税赋份额都划到我们

鲤鱼乡+流出来了+合不上 好翁息肉欲

头上。

我们村子里威望深重的长老,在面对奥斯曼人的税丁时,只能跪在地上汇报。

每一次奥斯曼人来到我们村子,我都要想方设法将我的妹妹藏起来,再把她的脸抹黑到我都认不出来的地步。

所以,我恨奥斯曼人,我渴望希腊民族的独立,曾经也对亚里士多德有着无与伦比的崇拜之情!

是亚里士多德,让我明白了什么叫民族,什么是自由和平等,同一个民族的人,就应该团结起来对抗外敌!

当然,也是亚里士多德让我明白,生在一个软弱可欺的民族中,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奥斯曼人也好,暴君李维也罢,都是希腊人的仇敌。

亚托克斯,你面对仇人的时候,还会考虑哪一个仇人更该死么?”

“潘森。

你说的没错,但我们现在正帮助一个仇人跟另一个仇人厮杀,乃至献出生命!

我!不!甘!!!”

感谢蓝色鸟01打赏1000起点币。

感谢就此流年打赏100起点币。

感谢3塔6果9逛街15GG打赏100起点币。

感谢风华雪舞,起点读书iOS打赏100起点币。

感谢雯籽master,起点读书iOS打赏100起点币。

喜欢18世纪全面战争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6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