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6)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秦长健……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都是秦家人,我来看看你儿子你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赶我走,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大哥,我知道你嫉妒我有两个好儿子,可是你嫉妒也没用啊,大嫂都五十多岁了,怎么也生不出儿子,你啊,有关心我家小默的时间,和两个侄女处好关系才是正经。”

自己亲生的都一万个看不上眼,还在这儿跟他演什么伯侄情深,他要不要再给他颁个友爱亲人奖?

走廊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好,一直没开口的秦卓主动站出来打圆场,“大伯,您别介意,我爸就是心直口快,他没坏心的!他要说了您不爱听的话,您就多包涵包涵。”

秦朝纲:……你爸没坏心就是我有坏心了呗!

不过,好在有这小子打岔气氛没那么尴尬了,他以后说话也要注意点儿,省得引起秦长健的怀疑!

哪知,秦卓又来了一句:“爸,不是我批评您,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干什么老说太实话,您不知道实话最伤人吗?”

秦长健哼了一声,并且扭过了脖子,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儿子好茶啊,但茶的清新脱俗让人回味无穷,好茶!

秦朝纲:!!!!

合着这小子也在拐着弯的骂他是外人呢?

“你……”

你了半天,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出来甩袖就走了!

等他走后,秦卓专门和人打听了一下,秦朝纲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结果得到了一个特让人恶心的结果,和他们一家前后脚,根本就没早上两分钟!

呵,这就是他的父子情!

……

中午冷媚儿下飞机的时候,李兵早就等在了机场外,早上临来前冷媚儿通知过乔承勋了,三颗药全都做好了,潜意就是,通知您家老子和母上大人到你爷家集合,该吃药了。

所以李兵就又被乔承勋乔大少给派了过来。

“沈小姐,乔少早就等在家里了,要不是您今早打了电话过来,老爷子都要亲自飞一趟金市了。”

冷媚儿嗯了一声,“稳着点,安全第一。”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终于驶过了大院里,冷媚儿一眼就看到了那辆乔先生的专车。

乔承勋听到车响已经迎了出来,“明明你只是回去了半个月,我怎么就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呢!”

冷媚儿心道:还不是因为急着拿到治你不孕的药吗?我都懂!

“放心,保证让你药到病除,今年成亲,明年就能抱上小娃娃。”

乔承勋:……他的形象啊,因为这个病算是在沈青面前毁了个彻彻底底!

乔承勋闭麦了。

走进客厅,乔家三口全在客厅里坐着,表情全都那叫一个严肃。

白文佩不等冷媚儿说话便先开了口:“青青来了,快坐。”

冷媚儿笑着点头,跟三位大佬打了招呼,然后坐在那只单人沙发上,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取出脉枕,示意老爷子将手腕放在脉枕上,“老爷子,最近胃口怎么样?”

乔老爷子脸上难得的带起了笑:“比半个月前强多了,每顿都能吃上一碗饭。胃里闷痛的感觉也轻多了。”

他没说的是,其实,昨天在孙子的陪同下他又去医院检查了一回,结果,阴影部分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大小,这让陆院长一度以为,上次的检查报告拿错了,就算沈青的药丸是灵丹妙药也不应该见效这么快的,这让他一度产生了怀疑,他从医几十年,真真是学了个寂寞。

老爷子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明显开心坏了,今天也是一大早就守在家里,连王老爷子喊他下棋他都没去。

这次号脉的时间并不长,顶多两分钟,“还不错,胃部病变部位少了三分之二,吃药吧。”

乔家人齐齐惊讶,高人就是高人,他们需要靠检查才能得到的答案,结果人家只要一号脉就知道了,这也太神了吧!

打开药箱,冷媚儿从小玉瓶中拿出一粒药丸,递给了乔老爷子。

乔老爷子伸手接过,直接就丢进了嘴里,乔承勋赶紧将水杯递了过去,老爷子接过去就咕嘟咕嘟的喝了半杯。

接下来,她又拿出一个小玉瓶,从中取出一颗指甲盖大小,表面看上去是乳白色,但药丸表面布满一圈纹路的药丸,递给了白女士。

“您也把药吃了吧。”

白佩文实在是好奇极了,她现在非常想知道吃完这颗药后自己的身体到底会有什么变化,于是她十分爽快的将药丸塞过嘴里咽了下去。

也不用儿子伺候,她自己就拿起水杯,喝了两大口水,然后还十分不雅的“吧嗒”了一下嘴,“没尝到味儿啊!””

乔先生直接被她逗笑了:“你想尝出什么味儿来?”

白佩兰:“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药,是药总得有点味道吧,结果,甭管酸甜苦辣香咸,我什么味儿也没尝出来。”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这么贵的药她还想着吃完了写一篇吃后感,然后和那群贵妇们聚会的时候说说吃药时候的心得呢,然而这药什么味儿也没有,这让她说什么?

“夫人,为了保存百分百的药效,所有药丸的表皮都被特殊的物质包裹着,其实您这颗药是苦的。”

接着,冷媚儿又拿出一颗药丸递给了乔先生。

“您先把这个吃了,然后就和夫人回房吧,等下您两位估计需要洗个澡。”

乔先生不解为什么吃了药要洗澡,但还是很遵医嘱的,吃了药喝了水就立刻起身朝他们的房间走去。

白佩文也赶紧跟上了。

这次,轮到乔承勋了。

一粒红色的小药丸从玉瓶中拿了出来,“吃吧,吃完你再让佣人多添几个菜,菜少了等下估计不够吃。”

乔承勋一看就自己这粒药特殊,竟还是红色的,他很想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又实在害怕沈青再说出什么感(丧)人(心)肺(病)腑(狂)的话来。

但冷媚儿已经看出他的意思,直接解释道:“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你的病症属寒,又是没有生命活力的,所有,用了一看就很有活力很热情的红色,当然最主要的是好分辩!”

喜欢系统之农妇翻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72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