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0-0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不能出事!

小伙子绝不能出事!

他才二十几岁,他还没结婚!

一想到在老家等小伙子的姜悦,再想到苗成宇从芒井回去时的交代,程文明就心急如焚。

可光着急没用,当务之急是要以最快速度把小伙子送到医院。

从瓜田监视点赶到“抢劫现场”需要十五分钟,从“抢劫现场”到中缅边境220界桩附近的接应点约十一公里,雨天路滑,摩托车开不快,想赶到接应点又需要半个小时。

口岸那边是个镇,镇上的卫生院的医疗条件估计只能做做剖腹产和阑尾炎等小手术,而接应点距有医疗条件的县人民医院约七十八公里,导航显示正常情况下需要一个半小时。

可小伙子能坚持两个多小时吗?

而且从“抢劫现场”到接应点这一路,张大的人只能用摩托车转运,能想象到人家只有把小伙子绑在自个儿身上,然后一路奔波、一路颠簸……

正常情况下没什么问题,但小伙子中了枪,经得住那么颠簸吗,搞不好会把轻伤颠成重伤,把本有机会抢救过来的重伤颠到没机会抢救了。

他正暗暗焦急,正盘算着,指挥部民警突然打电话来通报了一个情况。

不接这个电话还好,一接他顿时火了:“这会儿通报有意义吗,等你们通报黄花菜都凉了!别跟我说这些,赶紧给我联系县人民医院,请人家安排胸外科手术做得最好,抢救经验最丰富的医护人员!”

“程支,抢救您放心,我们肯定尽全力,您的人一样是我们的战友!您能不能先冷静一下,汇报下几个主要嫌疑人和几个窝点的最新情况。”

“汇报汇报,你们就知道听汇报,光听汇报不作决策有什么用?我正忙着呢,别的事回头再说!”

程文明是彻底怒了,飞快地权衡了一下现在的局势,立即拿起手机:“张大钱队,我程文明,听到请回答。”

“收到收到,程支请讲!”

“不能事事都听指挥部的,更不能坐等指挥部的命****必须作出调整。”

张大意识到“程疯子”真“疯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部下中了枪,他能不疯吗?换作自己的人中枪,自己一样着急。

再想到天塌下来有他这个高个子顶着,张大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急切地问:“怎么调整,您下命令吧。”

程文明深吸口气,斩钉截铁地说:“中枪民警流了好多血,可能肋骨都被紫都打断了,外面还下那么大雨,用摩托车转运只会让伤情更严重,现在让你的人去找车又来不及,我决定让开嫌疑人的车,同我在那边的另一个民警,把中枪民警、四个人嫌疑人以及参与行动的三个混子一起带回来!”

自己的人如果能及时赶到,那能行动的总共只有两个民警。

不但要把中枪的兄弟带回来,还要把四个主要嫌疑人和三个混混儿押解回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万一路上发生点突发情况怎么收场?

张大不敢答应,又不能反对,只能提醒道:“程支,上级正在跟特区政府交涉,可能名单都已经给人家了,这会儿把四个主要嫌疑人带回来,让上级明天怎么跟人家解释。”

“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程文明紧攥着拳头,想想又冷冷地说:“他们在畏罪潜逃途中被杨涛等嫌疑人打劫,杨涛等劫匪见没抢到多少现金,一不做二不休,萌生了绑票的念头,于是挟持他们仓皇逃窜,想找个地方先躲起来,结果因为地形不熟、夜里视线又不好,稀里糊涂入境了,被你们边境管理部门抓了个现行!”

张大苦着脸问:“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这么说人家信吗?”

“信不信是他们的事,再说我们又不是没证据,接应点那边车很难通过,可以把杨涛等劫匪的车留在那边,只要那边的什么司法委想查,很快就能查清楚。”

“程支,这么大事,我们要不先向指挥部请示下……”

“你的人快到了,我的人中了枪,正在流血,生命正在快速流逝,现在哪有时间请示汇报?而且当机立断把四个主要嫌疑人带回来,有利于接下来的收网,至少可以跟他们交代清楚正常,让他们打电话或发微信稳住几个窝点的几十个嫌疑人。”

从收网的角度出发,把四个主犯先押解回来,真比五花大绑在那儿等着明天跟对面的军警去抓有利,但这么一来就成绑票了。

再想到救人如救火,中枪民警是不能等,张大咬咬牙,提议道:“程支,要不这样,让您的人和我的人,先把中枪的兄弟和几个嫌疑人全带回来,然后让他俩留一辆车在边境,开一辆

学长帮帮忙h全文免费阅读 想吃你身上两个白馒头

车回来换摩托车,继续监视几个窝点的嫌疑人。”

“没问题,就这么定,你赶紧给你的人下命令。”

“是。”

张大想想又忍不住提醒:“程支,您最好还是向指挥部汇报下,把七个嫌疑人押解回来,我们这边不能没人接管。”

程文明不耐烦地说:“我会给指挥部打电话的,你先跟你的人交代清楚。”

……

程文明考虑的不只是要以最快速度,要以最安全的方式把小伙子接回来抢救,也不只是考虑到接下来的大收网,事实上他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甚至不敢多想的考虑。

案件侦办到这一步,如果只是把小伙子接回来,然后按原计划行动,那小伙子这一枪挨的又有什么意义?

或许在那些不了解对面情况的人看来,小伙子是自己不小心,不但给大家伙添了乱,甚至差点毁掉整个行动!

当机立断把四个主要嫌疑人和三个可以帮着打掩护的混混儿带回来,这就意味着抓捕四个主要嫌疑人的任务完成了,功劳苦劳都跑不

学长帮帮忙h全文免费阅读 想吃你身上两个白馒头

掉。

小伙子如果坚持不住,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将来至少可以理直气壮地帮他去申报一级英模!

当然,如果有选择,程文明更希望小伙子能够跟以前一样活蹦乱跳,而不是被追授什么英模。

与此同时,韩昕面色苍白,表情极度痛苦,心跳加快,并且用干净衣服摁住的伤口仍在不断往外溢血。

从伤口的位置上看,子弹真有可能伤到了心脏!

徐军用从车里刚翻找出来的不干胶带,一边手忙脚乱地固定摁在伤口外面的干净衣服,一边哭丧着说:“程支程支,韩昕快顶不住了,眼睛睁不开,怎么喊都不回应,他……他好像休克了。”

“我知道,援兵马上到,援兵一到你们就开车把他和几个嫌疑人全送回来。”

“全回去?开车回去?”

“不开车,难道让他坐摩托车。徐军,我知道你担心他的安危,但在这个关键时刻,你必须保持冷静!”

“是。”

“不但要给我把韩昕带回来,也要注意押解安全,不管谁出了事,我都要拿你是问!”

“明白。”

正说着,一辆摩托车开着大灯开了过来。

徐军连忙用牙咬断胶带,让老战友平躺在后排座上,随即钻出越野车迎了上去。

情况紧急,来人顾不上不能交流的规定。

一见着徐军就低声问:“中枪的兄弟呢?”

“人在车上,车钥匙没拔,我把他交给你了。”

“行,你去忙你的,动作要快,我调个头就出发。”

“谢谢,拜托了。”

徐军用沾满鲜血的手拍拍陌生同行的胳膊,随即跑到保时捷前面,小心翼翼地从杨涛手上接过枪:“杨哥,此地不能久留,你和刘哥开这辆车,张哥开后面那辆,我也上后面那辆车,赶紧走!”

“去哪儿?”

杨涛刚才不是很害怕,现在有兄弟中枪,他害怕的魂不守舍,想想又回头问:“刚才那个是谁?”

徐军拉开车门看一眼,确认林承保已经被他们用砍刀割断的牵引带,五花大绑的像个粽子,阴沉着脸说:“一个好兄弟,小姜也认识,他是本地人,对这边很熟,我们跟他走。”

“那这几个狗庄呢?”

“一起带走,他们身上能有多少现金,钱肯定都存在银行里,我兄弟这一枪不能白挨,就算榨也要把他们骗的那些钱榨出来!”

杨涛早就没了主意,听徐军这么一说,仿佛有了主心骨,连忙道:“行,我们听你的。”

徐军没时间跟他们多说,立马走过去拉开丰田霸道的后门:“张哥,你开车,我坐后排盯着他们!”

张俊兵反应过来,连忙钻进驾驶室,放下砍刀又给绑得严严实实,嘴里更是塞满纸巾,正坐在副驾驶上的狗庄来了一拳:“给老子老实点,敢乱动老子要你的命!”

“嗯嗯嗯……”黄庆发吓得腿都软了,忙不迭点头。

韩昕中枪,张大的部下一样着急,心里一样难受。

合作了一个多月,期间接应过一次,送过三次补给,在跟踪监视各自的目标时,几乎每天都会打个照面,却因为要遵守保密规定不能交谈,甚至因为戴着头盔、口罩和眼镜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

这种战友情也只有在这边才会有,他钻进杨涛等人借来的车,飞快地调整好座椅,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打开车灯。

一边扶着方向盘看着倒车镜调头,一边对躺在后排的韩昕哽咽地说:“兄弟,一定要坚持住,千万别睡,我带你回家……”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73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