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7)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一剑极为霸道。

在场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气,堂堂圣尊之巅,可匹敌大圣的夜家老祖。

直接被剑光定在了百里之外,白家和章家的人全都看傻了眼。

更夸张的是,在他面前还有四名圣尊跪在地上,被夜孤寒身上的剑势压的完全没法起身。

圣尊不可辱?

这已经是极致的羞辱了!

之前扬言,要掏了夜孤寒大圣之源的俊阳圣尊,吓得脸色惨白,嘴角都在哆嗦。

太可怕了!

不身处其中,根本就感受不到,夜孤寒那种恐怖的压迫力。

这真是初入大圣的人吗?

一点都不像!

“俊阳吾叔,还要挖我圣源吗?”夜孤寒看向对方,带着一丝戏谑,面无表情的道。

俊阳圣尊又气又怒,骂道:“夜孤寒,你当真是要做夜家的千古罪人?我夜家,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连老祖宗都敢动?”

夜孤寒嗤笑一声,道:“夜家哪里得罪我了?当年的事我就不说了,这些年你这一脉打压其他支脉的事,我也懒得过问,毕竟我只是一个吃瓜的,但你们今夜做的事,真的过了……”

他不在理会这五人,目光一扫,看向夜家还能动的半圣和以及圣境强者,沉吟道:“你们这些人现在走还来得及,不然事后清算,一个都跑不了!”

他算是留情了,到现在都没杀戮夜家一人。

夜家诸多圣君面露难色不敢说话,目光全都看向了俊阳圣尊。

“看来还是不够狠啊!”

夜孤寒轻叹一声,而后随手划出一剑。

轰!

一道竖直的剑光呼啸而去,跪在地上的鬼先生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直接劈成两半。

轰隆隆!

他体内的鲜血飞溅而出,直接喷在了俊阳圣尊,还有一群夜家圣境的脸上。

他体内的圣源轰然炸裂,释放出数不清的璀璨光点,如万千萤火虫一般四散而飞,漂浮在空中然后一点点黯淡下来。

他的圣魂破体而出,可还是被夜孤寒的剑意无情击中,在半空疯狂扭曲,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

咔咔咔!

他的大道之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而后一点点消逝天地。

来与天地,散与天地,大道之花,烟消云散。

到了圣尊之境,即便没有刻意修炼肉体神诀,肉身也会无比坚硬堪比圣器。

若是经过刻意淬炼,或是铭刻了圣纹在其中,那更是水火难灭,百毒不侵,天雷也伤不到分毫。

咔咔咔!

可现在鬼先生断成两截的肉身,在剑意的侵袭之下,寸寸断裂。

那声音清脆无比,像是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听在旁人耳中,可谓是灵魂都在颤栗。

这真的太恐怖了!

修为达到了圣尊之境,即便遭受重创,也很难将其杀死。

因为圣尊已经无法用凡人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生命力太过顽强,圣魂、圣相、圣源三位一体融合在肉身之上,牵一发而动全身。

想要真正毁灭对方的圣躯,必须将圣魂、圣相、还有圣源也同时毁灭才行。

否则,只要一个还在,肉身就都不可能真正被毁灭。这也是俊阳圣尊等人,即便跪在地上,也依旧嘴硬无比的原因。

他们在圣尊之境修炼数百年,即便受到这等羞辱,也知道自己一时半会死不了。

圣尊除非是自己想死,就算是大圣想要将其杀死,也得费上一番功夫。

一般都是封禁修为,关押起来慢慢折磨,然后让岁月将其慢慢耗死。

可谁能想到,谁能想到这堂堂圣尊,就这么一剑死在了众人面前。

这就是瑶光弟子的风采,一剑破万法!

“走!”

“走,我们马上就走。”

剩余的夜家圣境,全都吓得目瞪口呆,再也不敢待上片刻。

无论俊阳圣尊如何怒斥,这帮人都飞快的逃离了此地,脸色惊恐之极。

“自废修为吧。”

夜孤寒神情淡然,没有一点杀死圣尊的霸气,只是目光看向俊阳圣尊等人,神色冷漠到让人绝望。

俊阳圣尊欲哭无泪,接近千年的修为,要是就这么废了,即便活着也是生不如死。

可不照做,看看鬼先生的下场,夜孤寒绝对是有能力杀他们的。

几人举着手,身体都在哆嗦都在颤抖。

想想就在不就之前,几人还在危险让白家老祖自废修为。

谁能想到,这么块就轮到他们自己了。

“偌大的夜家,竟被一个自家后辈,逼到这般境地,还真是令人玩味啊。”

就在此时,夜家后方不知何时,走出来了一个红衣少年。

那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可他的目光深邃悠远,无比沧桑。

正犹豫着要下手自废修为的俊阳圣尊四人,瞧见这少年后先是一惊,旋即大喜。

俊阳圣尊率先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王家口中的“援兵”了,当即开口道:“前辈,前辈救我们啊,幽兰院已经攻破了。”

可这红衣少年并未理他,只是目光看向夜孤寒,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瞧见这突然出现的红衣少年,白家和章家诸圣,神情都显得紧张起来。

这少年太诡异了!

他无声无息出现,似乎待了很久,可大家却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他。

知道他开口说话之后,才意识到有这么一个人。

在场都是圣境,这人却能无声无息靠近,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最诡异的是,对方眼神沧桑,可面孔却是绝对少年的面孔,甚至还有一丝稚气。

这种矛盾,造就了一种惊人的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夜孤寒眉头微皱,在这少年说话之前,他也没注意到此人的存在。

但他认得少年身上的衣服,上面有血月纹路遍布,华丽而高贵,这是血月神教的人。

“你是魔教哪位高人?”夜孤寒开口道。

“魔教?”

红衣少年自嘲一笑:“我等只是信奉圣火的一群苦修士罢了,在你们眼中竟成了魔教,当年青龙神祖对我教都能包容接纳……难怪如今的昆仑,越来越不行了,神龙纪元的气度就早就没了。”

“既然你称我魔教,那我就干点魔教人该干的事吧,夜孤寒……你太仁慈了,对付这种人就不该心慈手软。自废修为……呵,就算废了修为,也有的是机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丑儿子娶不到老婆上老妈

会恢复修为,既已拔剑,就该斩草除根。”

“你下不了手,本座来帮你动手!”

唰!

红衣少年移形换影般出现在俊阳圣尊头顶,抬手就朝着对方头顶抓了过去。

速度之快,让人感觉空间似乎被他挪移了。

轰!

他变掌为爪,掌心有诡异的空间漩涡凝聚,那漩涡猩红无比,像是流淌的血色清泉。

夜孤寒出手了,一剑就刺碎了少年掌心血色漩涡,红衣少年笑容不减,藏在袖中的另一只手早有准备,闪电般轰向夜孤寒胸口。

砰!

掌芒与轰在了青河圣剑的剑身上,二人在空中各退数步,夜孤寒挥了挥手,跪在地上的四人如释重负。

一个个都被拍飞出去,远离了两人交手的战场。

电光火石之间的交手,夜孤寒心急救人,吃亏不小,闷哼了一声。

那一掌虽然将剑抽回来挡在了身前,可里面的力量还是渗透了出来,让夜孤寒颇为难受。

“瑶光就是太仁慈,所以让天玄子成了气候,你还没多大本事呢,就沾染了他这臭脾气,这可不行……”

红衣少年笑了笑,目光睥睨,明明只是少年模样,却霸气的不可思议。

他主动杀来,欺身上前,与夜孤寒交手。

锵锵锵!

七柄圣剑环绕在夜孤寒周身,太玄剑阵不断变幻,可这少年人总有办法破解。

无论是金霄剑的锋锐,亦或者紫霄剑的雷光,再或者赤霄剑的火焰,少年应对起来都轻松自如。

既有天雷如剑,那我有一指,雷光大势强力数倍。

嘭的一声,就直接将紫宵圣剑震了回来。

若是金霄剑劈来,少年并指为剑,双剑互拼,金霄圣剑应声而碎。

若有火光如日,我亦有圣火红莲,挥手间大日亦可灭。

就在惊鸿闪烁间,两人交手数十招,红衣少年都如闲庭信步,游走在太玄剑阵中。

万剑归一!

等到七峰合并,万剑归一,红衣少年稍稍认真些许,右手朝天猛的举了过去。

轰!

一轮红月在他手中出现,那是极为真实的红月,像是一颗星球在转动,表面有许多坑洞。

斑驳沧桑,悠远辽阔。

夜孤寒太玄剑阵万剑归一的剑光刺来,本来无比恐怖的一剑,在这红月转动之下,空间硬生生扭曲出一道道弯曲的裂缝。

咔咔咔!

剑光就这样被挡住了,等到红衣少年轻轻一推,红月冲天而起不断变大。

一刹那间,不仅剑光破碎了,夜孤寒的剑势也随之出现数不清的裂缝。

红衣少年悬空而立,目光睥睨间,一股威压落下,刹那间如帝亲临。

一个眼神,就让白家章家众人尽数吐血狂飞,仿佛灵魂遭受到了重击。

“帝威!”

夜孤寒嘴角溢出抹鲜血,眼中露出惊讶之色,章家老祖也是惊恐万分,颤抖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

幽兰院,圣仙山的半山腰。

赵天谕、王慕焉、古宇新三人走的很慢,当红月升空的一刻,他们同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过去。

古宇新顿时兴奋而激动的道:“教主的分身终于来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7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