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08)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夏辑五原本对于用刑也是不感兴趣的,他跟江日胜一样,都只是翻译,见不得血腥的场面。可这次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只能亲自上场。

被夏辑五带回的“共产党”叫秦盛木,是铁路大厂的工人,南山人。秦盛木在铁路大厂很活跃,在老家也会宣传抗日,南山的老百姓都知道他是共产党。

秦盛木被带到泺源公馆时,破口大骂夏辑五是特务汉奸,不配做中国人。

受刑后,也是坚贞不屈,直到气急败坏的夏辑五,准备敲掉他门牙时,秦盛木才大叫,要见日本人。

夏辑五非常得意:“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秦盛木坚持道:“不行,我要见日本人。”

江日胜和寺田清藏走进审讯室时,秦盛木正在跟夏辑五理论。

江日胜沉声问:“你为什么要见日本人?”

秦盛木打量了江日胜一眼,反问:“你是日本人?”

江日胜介绍道:“这位是寺田清藏少尉,是泺源公馆剿共班的班长。”

秦盛木的目光很平静,没有那种想当叛徒的畏惧,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期待。这让江日胜有种感觉,秦盛木不像是一名共产党员,反倒像是打入共产党的特务。

秦盛木转而望向寺田清藏:“寺田清藏少尉,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吗?”

寺田清藏望着秦盛木,不置可否地说:“你想说什么?”

秦盛木坚持着说:“有些话,只能单独跟你说。”

寺田清藏没有马上回答,他的小眼睛不停地转动着,心里想着秦盛木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等了一会,秦盛木并没开口,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哪怕他的衣服沾着血水,但嘴角已经轻轻向上翘起。

寺田清藏终于举起右手,轻声说道:“你们出去吧。”

夏辑五望着秦盛木冷声说道:“你别耍花样!”

江日胜没等寺田清藏与秦盛木的谈话结果,他离开审讯室后,就去了武山英一的办公室。在泺源公馆,江日胜最“敬重”的人,永远都是武山英一。

江日胜说道:“武山君,从中共电台转移到泰山北侧来看,他们应该是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要不然,也不会调整发报时间。一般来说,上午都不会用来发报,也不是电台侦测的时间。中共利用这个漏洞,差点就瞒天过海了。”

把电台转移到泰安、历城交界处,日本人鞭长莫及。哪怕天天发报,日本人也只能望洋兴叹。那里是我党的根据地,日军多次扫荡,都没能撼动分毫。

武山英一听到了江日胜的意思:“你还是怀疑夏辑五?”

江日胜缓缓地说:“他的表现总是前后相悖,我怀疑,他抓到的这个秦盛木,可能是个假共产党。”

武山英一解释道:“这是当地老百姓告诉他的,不会有错。共产党要活动,搞什么群众运动,必然要公开身份。”

江日胜信誓旦旦地说:“如果秦盛木真是共产党,那我无话可说。他要是能把铁路大厂的共产党组织破获,那我必将向他负荆请罪。可是,如果他是共产党,我绝不放过他!”

武山英一笑着说:“那你等着向他负荆请罪吧。”

他的话刚落音,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抓起来一听,脸上原本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男宠含玉势光屁股打板子

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他诧异地看了一眼江日胜,然后说了一句:“知道了。”

武山英一叹息着说:“你说对了,秦盛木确实不是共产党。”

江日胜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真不是共产党?”

在审讯室时,他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此时,他必须表现得很意外。

武山英一叹息着说:“秦盛木是凤凰公馆的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男宠含玉势光屁股打板子

人。”

凤凰公馆成立于年初,驻凤凰街,是宪兵队的秘密组织,专司侦捕抗日组织和爱国人士,曾利用伪警务厅,警察署,铁路警务部进行活动。

凤凰公馆受泉城宪兵队特高课管辖,头目叫田中利正,与江日胜的特高支部经常有业务往来。

江日胜奇怪地说:“凤凰公馆的华籍特务,我基本上都认识,好像没有秦盛木啊。”

武山英一说道:“他是秘密特务,利用抗日身份,迷惑共产党。”

这次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秦盛木表面像共产党,其实是凤凰公馆的秘密特务。秦盛木的任务,是打入共产党组织,将铁路大厂的中共党支部全部摧毁。

江日胜突然说道:“或许,夏辑五这次抓捕秦盛木,是共产党对秦盛木的一次考验。”

如果夏敬斋是共产党,这样的假设还真有可能成立。

武山英一说道:“你先把夏敬斋监视起来吧。”

江日胜提醒道:“这个时候,不能再放夏敬斋出去了,一旦他把秦盛木的身份传递出去,凤凰公馆在铁路大厂的经营将付诸东流。”

武山英一马上说道:“那就将他关起来。”

江日胜提议:“得秘密关起来才行。”

武山英一叮嘱道:“关到你的特高支部,先不要审,也不要用刑,只要别让他与外人接触就行。”

江日胜突然道:“特高支部在外面有个安全屋,把夏辑五关那里,绝不会有人知道。”

武山英一点了点头:“哟西。”

江日胜找到夏辑五,皮笑肉不笑地说:“夏辑五,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武山主任给你安排了一个新的住处,我亲自送你过去。”

夏辑五有些迟疑:“新的住处?”

江日胜笑嘻嘻地说道:“放心,是为了保护你。”

夏辑五没办法,江日胜带着手下,他只好坐进了江日胜的汽车。上车后,他又被戴上黑巾,直到下车被带进一处房间才摘下。

还好,没给他上手铐,也没绑他,看来真是对自己的保护。

可不管如何,夏辑五总觉得不妙,他是寺田清藏的人,如果要保护,应该是寺田清藏派人才对啊。

然而,他现在已经没有发言权。进了房间后,他被安排在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休息,外面有两名江日胜的手下,名义上是保护他,其实是监禁他。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76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