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09)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夜色当中,张家口东南面三十里的一片地域,已经沦为血与火交织的战场。

整整十二里方圆之地,遍布着兵刃交锋与厮杀声响,无数蒙兀人与晋人将士在这片土地上舍生忘死的搏杀。

不同的是晋军阵列严整而有序,蒙兀人的骑军则显得混杂散乱,一片狼藉。

零星还可看到一些蒙兀骑士,正趁着夜色往北面奔逃。

“结阵!结阵!擅逃者死!本汗宰了他!”

脱脱不花在声嘶力竭的大喊,然后顺势一刀,就将百丈之外一个奔逃中的千户身首两断。

“巴木尔,我要你的万户给我堵住他们的右翼!哪怕你的万户死光了,也得把他们堵在那边的山坡。别让他们过来,我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懂吗?”

他绝没想到晋军的攻击,如此的凶狠,强势与决绝!

他的诸部军马还没有排开列阵,晋人的三万骑军,就以无比坚决之势直捣过来。将他们本就混乱的阵型冲击到千疮百孔。

然后是那二十四万步军,他们遮天盖地,黑压压的碾压了过来。仿佛滚动向前的巨大岩石,不可撼动也势不可挡。

这使得脱脱不花麾下许多蒙兀铁骑连结阵冲击都没有时间——众所周知,骑兵一旦失去了冲击力,在步阵面前就如待宰羔羊。

可如果就这么阵型散乱不整的冲上去,那也是自寻死路。

脱脱不花在竭尽全力的争取着列阵的时间,他原本是欲将自己五万怯薛亲军,还有十七万精锐骑军,摆放在一个名叫‘伏首坡’的山坡附近,利用这里的地势一次将晋军冲垮。

可脱脱不花的战术意图却进行得额外艰难,晋军的骑兵在来回冲击,他们如水银泻地般寻隙而入,极尽所能的破坏着蒙兀军的阵型,千方百计的阻挠着他们的行动,让他们无法聚兵列阵。

晋军步阵则仿佛重锤,横扫着前方一切阻道之敌!用火枪与各种长短兵器,将前方那些松散的蒙兀骑士一一诛灭于大军阵前。

到这个时候,这些晋军进军之速反倒放缓了下来,力求保持整个阵型阵列的完整。

他们层次分明,按部就班的推进,就好像是高效的杀戮机器。

脱脱不花也发现麾下蒙兀将士的状态很不妙,一是士气低落,二是精神疲惫,三是饥寒交加。

饥寒主要是他们的坐骑,蒙兀人有随身的肉干马奶可以充饥,暂时还饿不了肚子。可他们身下的马匹,大多都是从中午开始就没有进食了,这令所有的战马都非常焦躁,开始不听使唤。

将士们则很疲敝,他们从早晨醒来到现在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粮道已断,后路已绝——这个噩耗,也沉甸甸的压在他们的心头。

长达几十里的奔逃,更让他们的士气低迷到了极点。

脱脱不花费尽了所有力气,终于在‘伏首坡’聚集了十七万蒙兀骑士。可他却发现己方军心不振,气势完全被五里外的晋军压倒。

此时的脱脱不花心脏寂冷,此时的他,甚至失去了下达冲阵的勇气。

他不确定自己的这个命令,会不会导致鞑靼部更大规模的死伤,会否将全军葬送于此?

脱脱不花心想早知如此,就该在宁远站堡不惜一切冲阵的。

虽然也会死伤惨重,可总比现在进退不得的情况要好很多。

晋军主帅的每一步,都踩到了他的心理节点,让他一步步做出错误的选择,最终滑入大败的深渊。

就在迟疑之际,他望见三束白光穿射而来,蓦然轰击冲撞在晋军阵前。

脱脱不花的瞳孔微收,他认出那是蒙兀国师阿巴师与来自于蒙古圣山‘不儿罕山’与‘阴山’的两头圣兽白狼。

不过他们没能够如愿重创晋军,只因晋人的少傅于杰及时出手,将这一人二狼拦截在了军阵之前。

后面那些晋军则如潮水般的分开,从他们的战场绕过。

脱脱不花依然精神大振:“那是国师!是圣兽!”

他拔出了弯刀,策骑来到全军阵前:“蒙兀人的勇士们!我孛儿只斤·脱脱不花,请求你们随我突击!今日一战形势险恶,可长生天一定会保佑黄金家族的子嗣,保佑白狼的后裔,让我们在这场战斗中取胜。”

话音落时,他就首先策骑而去,直往晋军的方向冲杀过去。

后方那十七万蒙兀骑士,也纷纷放开了缰绳,仿佛潮水泄地一样紧随在后。

脱脱不花目中闪现着火一样的光辉,全身上下则是龙气缠绕!足足九条燃烧火焰的黑龙,盘旋在他体外张牙舞爪。

脱脱不花还在继续催发着自己的气元精血,不断的凝聚刀势。

他准备用自己的武力来解决问题,强行破局。

晋人中的景泰帝已经驾崩,大将梁亨已经战亡,余下一个少傅于杰双拳难敌四手。

此时国师阿巴师与圣兽白狼正全力以赴,牵制着少傅于杰,使之无法脱身。

脱脱不花必须趁此机会,在晋人军阵中强行破开一个缺口,那么今日之战犹有可为!

脱脱不花不求能击败晋军,只需能将之重创,使之无力追击,他就可统率麾下的军马从容撤归草原。

可就在脱脱不花的战马距离晋军阵列不到一百五十丈的时候,他就望见一个穿着六道伏魔甲,内衬明黄色王袍的身影,从军阵中策骑而出。

此人的体外浩气辉煌直贯云霄,一身凝聚着的万军之势,竟然直接在身后显化出了一只巨大的白虎之形,还有七条金色的龙气缠卷于他周身之外。

在这人的上方,则是一片与群星呼应的浩大剑图,足达五百枚的飞剑宛如游鱼一般在内游动荡漾。

“李轩?”

脱脱不花只一眼,就认出这是晋人的‘汾阳郡王’,大晋朝新崛起的擎天巨柱,也是这一战的晋军主帅。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面吐出声音,然后双眼赤红,毫不犹豫的加快了马速:“给我去死!”

李轩的剑眉,也微微一扬:“脱脱不花!”

两个还隔着一百丈,双方的交锋就已开始,脱脱不花的浩大武意,酷烈刀芒直往李轩方向遥斩。

六合诛仙剑图中的五百二十口飞剑,也都斩出一道道青白剑光。

它们纵横交错,将脱脱不花的武意刀芒斩成了粉碎。然后又汇聚成了一股,从脱脱不花的头顶上方冲凌落下。

“给我开!”

脱脱不花一声怒啸,将腰间的一枚金印轰砸而出。

那是他的先祖成吉思汗的御用之物,在蒙兀龙气的蕴养滋润下,已经成为一件极其强力的法器,此时竟将那磅礴的六合诛仙剑光强行轰砸粉碎。

脱脱不花的身影,也得以冲击到了李轩的身前。

两人的刀光也在这刻正面交锋,发出了‘锵’的一声惊天震鸣。

随着磅礴的雷霆闪耀夜空,无数的凌厉刀气四面散开,冲入云霄。

脱脱不花的瞳孔不由微微收缩:“天位?”

这个大晋的‘汾阳郡王’不但进入到了天位境界,他的武道意境,他的万军之势,他的一身龙气,无不达到了与他匹敌,甚至更胜一筹的境地!

尤其那以琉璃浩气加持的冰雷刀意,不但将脱脱不花身后的白狼法相轰散,更将无穷无尽的寒力贯入他体内,使他的四肢血肉短暂冰封。

李轩

隔着内裤进去了h 把腿开到最大就不疼了吗

的口中也溢出血丝,可他体内的些许内伤,只十分之一个呼吸就复原如初了。

这次他甚至都没借助绿绮罗的力量,仅仅那达到‘金身不坏’层次的霸体金身,就足以保障他的五脏六腑完好无损。

他扯起了唇角,回以嘲讽的笑意:“大汗以为我朝先帝亡故之后,这堂堂大晋就无人了吗?”

他与脱脱不花二人一瞬间交斩不下百击,使得周围山摇地动。

这个时候,那十七万蒙兀骑军也顶着大量的火枪火炮攒射,轰撞在晋军的阵列之前。

他们就像澎拜的潮水,气势滔天,声威烜赫。

可脱脱不花却绝望的发现,当这十余万声势浩大的骑军最终拍打堤坝,却仅仅只是掀起了一朵朵喧嚣的浪花。

他们冲撞在那晋军阵前,发出了一阵阵轰鸣声响,一片片的血雾飘散于空。

整个晋军的战线岿然不动,即便偶尔一些阵列被骑军冲垮,那些骑军也会被阻拦在第二层,第三层的军阵之前。

数以万计的蒙兀骑士在晋军面前抛洒热血,人马俱亡。

随着时间的推移,脱脱不花也发现自己驾驭的万军之势,还有那一身龙气,都在迅速衰退。

蒙兀人口不多,总数都不过一千万人,范围如果局限于鞑靼部,就更加的稀少。

所以哪怕十数万青壮的伤亡,也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

“此处离土木堡与猫儿庄不远。”

李轩的刀芒轰击,竟将脱脱不花强行斩退三十丈外。后者不但身形踉跄,胯下的战马也在这瞬间碎为血粉。

李轩含着冷酷杀机的眼,凝视着脱脱不花。

“今日本王就以你们鞑靼部四十二万青壮,还有你们鞑靼部主,蒙兀大汗之命,祭我大晋将士的在天之灵!”

“吼!”

脱脱不花蓦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就仿佛是濒死的野兽。

他的整个人,也像是受伤的野狼般挥动弯刀,再次朝李轩扑击而去。

二人的身影与刀光激撞,瞬间又在此地激起了万重罡劲,滔天气浪!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78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