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你们就算是出现在我面前又如何?我会在意?”郝灵看着门外狼狈的男人,真是的,不该让白灵珠那么早走,她很想知道白灵珠面对这一幕会怎样想。

人类在进化,情感却逐渐缺乏,星际科学家研究不出是什么缘故,他们有个可怕的猜想,纵然人类身体、精神越来越强悍,但万一哪天情感淡漠到无,星际人类会消亡。

因此有科学家提倡,让星际人类尽可能体验更多更丰富的情感。

穿越前郝灵对此嗤之以鼻,觉得科学家是矫揉做作,但亲身经历好几个世界后,郝灵发现人类早期的确情感更丰富。星际人类多以利益为出发点,这里的人虽然也重利,但丰富澎湃情感会让他们做出难以琢磨甚至背道而驰的选择。

在星际,白父白灵珠这种情况,只要选择法律解除,两人立即变成陌生人,但这里,法律的关系强不过感情。哪怕是恨是厌恶。

郝灵摸了摸心口,似有触动,是身体自带的意志,这便是血脉的力量?

白父苦苦哀求。

“好吧,我去一趟便是。”

白父两眼放光:“她说,只让你一个人去。”

郝灵哂笑:“呵,以为我在乎那小崽子的死活?”

白父又急又怕:“灵珠——”

郝灵走到门口,问基地的人:“这事你们管不管?”

旁边一个冷肃着脸道:“当然管。”

白父:“可是——”

“还是我去吧。”郝灵打断他的话,道:“害死我一次不够还来第二次呢,有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

白父一惊:“灵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之前出任务——”

郝灵似笑非笑:“我不信你猜不出来。”

白父立时沉默。

郝灵看不上他这幅死样子,嘲讽:“既然选择做白灵芝的狗,你就死舔到底,以后,别来找我。”

白父煞白的脸更白,不胜打击的晃了几下:“灵珠,我、我——”

郝灵哼一声,白父难道不知道他们一家子的安稳生活是出卖白灵珠换来的?他当然知道,不过是装的无知罢了。

今天,就撕破这层皮。

郝灵说是去一趟,可没说只自己去,就是她说了,盐阿郎卫弋也不会同意。

三人上车扬长而去,白父张着嘴,不敢阻拦,也不敢说自己还没说在哪里呢。

基地的人却是互相交换眼色,看人家的笃定劲,分明是那白灵芝的行踪尽在掌握,所以,这是晶能人的独特本事?

白灵芝怕基地的人掺手,可基地外已经是晶能人的天下,更是白灵珠的天下,因此,只能选择在基地里动手,她选在了专门用来停放废车的垃圾场。

大卡车小轿车机车摩托,一辆叠一辆,既适合藏人,又有利于金系异能的发挥。白灵芝手下异能者里,金系火系最多,这里利金旺火。

“真适合埋葬白灵珠啊。”白灵芝看着手下在周围泼洒汽油:“埋不了正好烧掉,她一个木系浑身着火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小孩被塞进上头叠了两辆车的小轿车里,塌陷的空间只能塞进他一个,车门锁死,车玻璃是碎的,不会缺氧,但只凭一个四岁多的小孩子,自己是出不来的。

被塞进去后,任由他怎么哭着哀求,都没人理他。

白灵芝经过时施舍的对他说:“感谢我吧,没有我,你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所以,为我死也是你应该的。”

小孩尖叫,骂她是老巫婆,白灵芝大怒,一个水团砸过去将小孩半边脸砸得红肿,衣服湿透,小孩更大声的哭起来。

白灵芝冷笑:“末世里出生的孩子竟然还知道巫婆,你爸妈真是把你养得太好,看你这些肉,都是我的吃的养出来的。”

尖尖的指甲狠狠戳向小孩的脸,小孩受惊的向里缩,哭喊着爸爸妈妈。

郝灵:“她真像一个老巫婆,扭曲的心,变形的脸,真丑。”

他们没进去,进去太给他们脸,灵灵灵将里头画面投在车玻璃上,三人略无聊的看着里头的人忙活。

灵灵灵:“记着,一定把那个珠子夺过来。”怕郝灵又犯懒:“那可是白灵珠的东西,现在就属于你了。”再道:“抢过来,我就能融合里头的空间,想不想要真正的小花园?”

盐阿郎卫弋同时道:“抢。”

郝灵撇嘴:“我当然想。只是那种空间是要灵气养的,唉,我自己还不够呢。”

灵灵灵:“不用你操心,我来养,以往系统得了这种好东西都要送回星际的,现在,拿了就是咱们自己的。”

说归说,郝灵从知道有空间那一刻就决定弄到手,除了白灵珠,谁还有资格掌握?等她一走,这个世界就没有白灵珠了,灵珠空间留着也无人再能开启,白白浪费。

郝灵拍拍手:“下车干活。”

垃圾场里一群人还在忙活,郝灵脚踏大地异能如海浪涌向地底,只是几分钟,整片地下充满了浓郁的木系能量,能量越灌越多,越灌越挤,只等一个突破口便破土而出直贯云霄。

卫弋向后看了眼,基地的人不可能不跟来,只要别打扰他们就好。

郝灵左右看了眼:“他们选的地方还真不错,空旷又平整,正适合排队。”

右脚轻轻一跺,轰,地底发出海浪搏击长空的巨响,哗,绿色的能量冲击而出,冲开层层报废的旧车宛如绿色浪头上彩色的花,花开花落,一颗无比粗壮的大树以横空出世的姿态占据满垃圾场。

枝丫摇晃,噼里啪啦,洒下一片废车雨。

从地底轰鸣到大树稳立不过眨眼间,这猝不及防的变故让白灵芝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被吊在半空,手上还维持着泼洒或是凝聚异能的动作。

一根藤条卷着一辆落满灰尘的白色小汽车向外送出,干瘪的小汽车轻轻落在后头基地人面前的马路上,车里小孩已经吓得昏迷了过去。有人出手扯下车门,将他抱出来,交给跟着来的白父。

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小舞被捏胸捏出奶水

白父抱紧儿子,痛苦,哭失而复得,哭永远失去。

郝灵没有心软,藤条捆缚的人一个一个送到白灵芝面前,让白灵芝眼睁睁看着她在末世费尽心思笼络的人才一个一个在她面前被藤条勒断脖子,扯掉脑袋,死得不能再死。

啊啊啊——白灵芝尖叫不停:“她是个疯子,她是个恶魔,你们看到了吗?不能和她合作,她会杀光所有人——”

基地的人上来看郝灵,见她一派小孩玩玩具的轻松惬意,胆寒。

但,他们能说什么?

阻止?他们有那个能力吗?又有那个立场吗?

最后一颗脑袋扯掉,咕噜噜滚到树下,白灵芝被藤条吊到郝灵前面,郝灵戏谑冲她勾勾手指。白灵芝脖颈间红绳一断,

越看越湿的啪啪的长小说 小舞被捏胸捏出奶水

一颗似玉似琉璃的珠子从她衣服里钻出来直奔郝灵手心。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80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