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10-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周老哥你好,我叫陈远,初次见面,幸会幸会。”陈远看到员外老爷,连忙笑着拱手,自我介绍。

这员外老爷,看着五十来岁,又白又胖,还挺着个大肚子,下巴留着胡须,怎么看怎么和气。

它疑惑的道:“你是活人,怎么认识月奴?”

陈远笑道:“周老哥,你没看出来吗?我阳气旺盛,月奴是我的老客户了。”

员外老爷深深看着陈远。

是个鬼都能看出来他的阳气盛,近距离接触,都能感觉一直热浪,那是阳气外泄的征兆。

说实话,它很震惊的,二百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阳气这么盛的人。

“你这意思,你卖阳气?”员外老爷开口问。

陈远点头:“公平交易,童叟无欺,也是月奴极力的推荐您,说您是难得的大客户,所以我才来问问,有需要可以交易,觉得贵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咱也可以交个朋友。”

员外老爷有些兴趣了。

或者说,鬼都对阳气有兴趣,但也不能轻易吞人阳气,那样会被雷劈的。

但人主动给,就另外说了。

“怎么个交易法?”

“一万一口。”

“也不贵啊!”员外老爷一愣。

陈远笑的更开心了,果然是土豪啊,旗袍女没有骗我。

“我只收现金,如果是古董玉器,金银啥的,那必须要折价,您懂得,不好处理啊。”

员外老爷顿时露出警惕的表情。

好家伙,坑在这里呢。

“是吗?那你看,这金员外,价值多少钱?”员外老爷摸出一个金元宝。

陈远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真货,保养的还不错,显然这老员外在地下,也时常维护。

“那要看多重了,按照现在的金价,一克380,但那是足金的价格,你这看着品相不太好,要打个折扣,另外你有证书吗?”

员外老爷脸黑:“兄弟,你也算是个能人,咱能不能别打马虎眼,证书这东西,你觉得我有吗?”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陈远道:“但这的确是麻烦啊,没有证书,我出手的话,价格上还会被人压,这样吧,总归是月奴介绍来的,我也相信它介绍的都是优质客户,我给你二百八一克的价格,您觉得如何?”

员外老爷果断收起金元宝:“老弟,我觉得我们还是当朋友吧。”

这一刻,再看陈远,员外老爷哪有什么好感了。

你特么都给砍了快一半了,没你这样做生意的,我这可是黄金啊,啥时候都是硬通货。

陈远微笑:“没关系,我这人做生意最讲究,从不强买强卖,如果老哥以后有需要,就去石桥区霞光路47号找我。”

嘴里说的客气,陈远也很淡定。

来之前,他也没有要求一定要做成买卖,最主要的就是看看这鬼啥情况。

不得不说,很满意。

灵魂已经有些虚了,只怕存在不了多久,想要继续存在,要么害人,要么交易。

但害人是会被雷劈的,害人也白害。

所以怎么选择,它会明白的。

看陈远淡定,员外老爷果然急了。

这家伙,居然一点都不让价?

显然,他看出来我现在的危机了,靠,这可都是我生前辛苦积攒下来的家当啊,我连儿子都没有留多少,大多带进了棺材里,现在却要被别人骗走?

员外老爷心疼如刀割。

生前,它可是外号一毛不拔铁公鸡。

“就不能多给点?哪怕多给一点点也是好的啊。”员外老爷立马换了表情,一脸哀求。

陈远微笑:“老哥,你这话可不对,我这是卖命钱啊,阳气对我有多重要,你心里没数吗?”

“我知道,但你给的真的太低了,我没钱啊,真的没钱。”

“那好说,等老哥啥时候有钱了,我随时欢迎,春水,咱们走。”陈远果断招呼。

一直懵逼的白春水下意识的哦了一声,然后就跟着陈远离开,整个脑子还是浆糊色的。

现在的经历,实在是太玄奇了。

这辈子就没想过,人还能和鬼交易?

而且看起来,鬼还是求着人的。

这简直毁了她二十多年的三观。

“哎哎哎,老弟,老弟,别急啊,做生意嘛,总要讨价还价不是,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员外老爷急忙拦住了陈远。

陈远叹息道:“不怕告诉老哥,我这人也是真的急用钱,我家里父母早亡,还有个亲舅舅在,但是得了五个癌症,医院那边也在催我交钱,我苦啊,但是娘亲舅大,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也不能不管他不是,为了舅舅,我出来卖命,老哥如果能体会孝心的伟大,就应该多给我点利润才行,否则我怎么能救得了我的舅舅?”

员外老爷一脸懵逼。

我还开始呢,你倒是先扯上了?这不要脸的样子,有它生前几分风范啊。

要知道,当年它爹死了,他还趁机赚了一大笔。

“那,真的不能讲价了?”员外老爷一脸肉疼的问。

陈远道:“概不讲价。”

“那行吧,我用这一块给你换,我这有二两,你可不能少我一分啊。”员外老爷又摸出来一块碎金子,只有拇指大小,嘴里说着,手还捏的死死的。

陈远笑道:“那可以合计合计,不过我感觉这不到二两啊,而且还有杂质,还没证。”

嘿!

员外老爷来劲了,撸起袖子就讲价。

之后,一人一鬼,来回拉扯,最后连几块钱都要争抢。

在白春水目瞪口呆之下,最终达成了交易,碎金子,换了两万两千三百四十五块。沈浪直接吐出两口半气拍在了员外老爷的身上,还大气的表示,多的阳气算让利,以后有需要,还请多关照。

员外老爷也是很兴奋,感受到那两口半气的滋养,激动的不行,连连道谢。

就这两口半,足以让它多存在半年啊。

不枉费我割肉败家一回。

很快,员外老爷又回地下去了。

陈远却是美滋滋的,心中暗爽。

实验证明,不仅仅是女鬼,男鬼也能反馈,而且这老鬼时间更长,反馈的更加纯正,气血再次暴涨了一部分。

显然,年份越长的鬼怪,反馈的效果越好,以后一定要多多接触那些千百年的老鬼。

完成了交易,陈远带着白春水,优哉游哉往回走。

走了好一会儿后,陈远看向沉默的白春水,笑道:“怎么,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白春水道:“我脑子还是蒙的。”

“你看你,之前你都想死来着,死了你也就是个鬼,你都差点成了它们中的一员,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

“可我没死啊,而且我也不知道,死了真的会变成鬼的。”

“那我现在告诉你,人死会有灵魂,灵魂可以选择转生,也可以留在人间,但留下有限制,天地有规矩,不能乱来,否则会魂飞魄散,而我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开发了这一门买卖,因为鬼要在人间生存,就必须有阴寿,阴寿尽了,就会魂飞魄散,除非选择成为恶鬼厉鬼,化为鬼蜮。”

“那你卖给它的,就是自己的阴寿?”

“不是,是阳气,人活一口气,有这口气,人才有寿命,这口气,就是阳气。每个人的阳气因为各种因素的原因,多寡不一样,就好比你,你的阳气就很少,估计也就十来口,被鬼吸完,你就完犊子。我就不一样了,我的阳气,浩若烟海,如同湖泽。”

白春水瞪大眼睛:“为什么你有这么多的阳气?”

“因为我是奇人啊,对于普通人而言,我这样的,就是传说中的修行者,已经超脱了寿命的限制,和神仙没区别的。”

看着陈远嘚瑟,白春水无语。

完全没感觉到你哪里像神仙。

不过白春水也很激动,如果我也有这么多的阳气,是不是也能发家致富了?

“你别看我,你想成为我这样的,目前没戏。”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修行者。”

“那,老板能教我吗?”

“你有钱吗?”

白春水:???

“学习是要交学费的,你都没钱,我凭什么教你?”

“老板,你这样就目光短浅了,等我赚了钱,再给你不是一样?到时候我翻倍给。”

“不不不,不能这么算,必须要先给学费才能教,你看各行各业,谁不是先给钱,再学习?哪有学习完了再给钱的道理?这不符合规矩,到时候就算你学习了,必然也会遭受巨大的劫数,有可能会死掉。”

“啥?”白春水被吓住了。

陈远意味深长的道:“人间万灵,规矩最大,不守规矩的,必然不得好死,要不然你看刚才那老鬼,存在最少二百年了,是个很厉害的鬼,如果它要抢劫我的阳气,我能怎么办?但是它不敢,必须要给钱了,才能得到,否则下一秒就有雷劈死它,因为它不讲规矩。”

白春水沉默了。

这信息量有点大,她需要好好缓缓。

“所以啊,你好好打工,等你还了债,再好好攒钱,到时候再来跟我学习修行,过个几十年,你不仅有浩若烟海的阳气,而且还有各种神奇的手段本领。”陈远继续忽悠。

白春水脸黑:“几十年?那我都老了。”

“切,孤陋寡闻,神仙的字典里,有老这个字吗?没有,因为神仙的寿命是很长的,等你几万岁的时候,还会觉得几百岁的你老吗?”

白春水瞪大眼睛:“几万岁?老板你现在多大了?”

陈远故作神秘道:“你猜。”

白春水顿时脑补无数,然后慢慢的兴奋了。

如果修行能活几万,不,哪怕是几千年,我学习一百年都值啊。

“那老板,学费怎么算?”

陈远笑道:“学费十个亿。”

白春水顿时又脸黑。

“别觉得多,就比刚才的老鬼,这样的老鬼人间多得是,有钱的更是数不胜数,你要是想干这一行,我可以教你如何判断鬼,如何忽悠它们,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成功的带一个有钱的老鬼过来,我给你百分之一的分成。”

“百分之一?”

“嫌少?你要知道,有些老鬼藏有几百几千年的古董,一件就价值几百万几千万,如果它们一次交易,就给我几百亿的货物,百分之一,

在浴室边摸边吃奶边做 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你还觉得少吗?要知道,这可是用我的阳气赚到的钱,你顶多就是跑跑腿,废废嘴皮子。”

白春水又沉默了。

感觉脑海中一下子填入了太多的信息,有些转不过弯来。

“好了,今天主要是带你见识见识,你可以回去慢慢考虑,考虑好了,咱们再来详细说。”陈远微笑,一点也不逼人。

工具人这个套路,他上辈子玩过,可太熟练了,洗脑的技巧,堪称达人。

等回到小镇,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

根本找不到车回丰州市里。

陈远没办法,只好跟白春水说了一句,然后抱起她,脚步一迈,飞快奔跑。

那速度之快,起码也有六七十迈了。

白春水一脸震撼,死死抱住陈远的脖子,感觉自己就好像在飞一样。

太厉害了,这就是修行的力量吗?

这一刻,想要修行的种子,在她的心中,不断的生根发芽。

呼!

一辆货车和陈远错身而过。

他在路边跑,虽然速度快,但并不惹人注意,毕竟汽车速度也快,天色也黑,谁也不会在意一个路边夜跑的人。

不过这一错身,陈远突然停下来,目光疑惑的看向那个箱式货车。

很奇怪啊。

感觉那辆车里,似乎有什么熟悉的东西。

可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让我熟悉的东西?

而此刻,已经远去的货车后箱内,一个钢筋笼子里,一只白毛猴子,也激动的抓住钢筋,不停的摇动,它也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那是……那是陈远!

陈远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混蛋,来救我啊,陈远,你这死孩子,我被人抓了,快来救我啊!

白毛猴子嘶吼怒叫,然而发出来的,却是吱吱,吱吱的声音。

后箱内,还有好几个铁笼子,每一个里面,都关押着一只或者几只的动物。

和白毛猴子比邻的,是一只老猴子。

它这会儿居然在抽烟,抽的居然是电子烟,吞云吐雾,姿态悠闲。

那是它和一个游客合拍时,顺手牵羊弄到的,很喜欢这个味道,经常抽两口。

看到白毛猴子折腾,它瞥了一眼过去,眼神中带着不屑。

都被抓了,还不老实,这年头的年轻猴子,就是没挨过毒打。

喜欢从火场捞人开始签到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81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