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0-10)  注册公司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现在魏定波要做的就是引起青木将太的好奇,但是你不能轻易的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不然青木将太肯定会觉得奇怪。

所以魏定波此时,只是提了一句,还是在青木将太咄咄逼人的情况下,才说了一句而已。

只是说完之后突然意识到,好像是不应该说,所以面对青木将太接下来的询问,魏定波就避而不谈。

但是他知道,青木将太一定已经上钩了,毕竟方才自己离开时,对方的眼神可是充满了询问。

魏定波的猜测果然没错,等到中午出去吃饭时,青木将太主动挑选了地方。

一家日料店。

而且是寻常人进不去的,日本人才能进去,今日是青木将太将魏定波带进去。

进去之后,青木将太就让跟随的日本士兵在外等候,只让魏定波和他一起进去,两人跪坐下来。

“魏队长,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想你有什么话也可以放心说了。”青木将太就是给魏定波一个态度,那就是你现在在这里说的话,没有人能听到。

且你告诉我的话,我也不会告诉其他人。

只是魏定波不可能轻易开口,他还是要犹豫的,不然岂不是显得奇怪。

“听不明白青木大佐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到魏定波装糊涂,青木将太继续说道:“我想魏队长,应该很清楚,这一次调查如果没有结果,于师孔被放走之后,武汉区这里总归是要给一个交代的。”

威胁。

青木将太摆明了就是告诉魏定波,到时候武汉区的交代,就是你魏定波。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毕竟没有人是傻子,武汉区为什么要让魏定波来负责接待他,这不是显而易见。

果然这好像是说到了魏定波的心坎里面一样,他脸色为难。

青木将太趁热打铁说道:“今日魏队长愿意为我解惑,日后哪怕于师孔没有问题,我也可以帮你。”

青木将太确实有这样的能力,毕竟他参与调查,最后哪怕于师孔放出去,他只要表现的好像有些疑惑,认为于师孔不算是彻底清白,日后还需要观察。

那么就没有人急于找魏定波的麻烦。

哪怕是江丰顺去找关系,这些人都不会想要惹祸上身,所以说青木将太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最重要的是说到了魏定波最关键的东西,所以他开口问道:“青木大佐此言当着。”

“绝无虚言。”

“那我就说了。”

“说说吧,刘翠儿是什么情况?”

魏定波看了看确保门关着,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交谈,才压低声音说道:“刘翠儿是之前区里抓的一个城外的抗日分子。”

面对魏定波的开口,青木将太心里笑了笑,他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他知道魏定波所面对的麻烦,那么自然是可以在交谈中占据先机,取得成效是正常的。

“城外的抗日分子?”

“就是四湖大队的人。”

“四湖大队?”青木将太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

但是魏定波装作好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就是四湖大队的人,和他们队里的人一起从城外进来,也不知道想要做什么,一共进来四个人,死了三个就跑了刘翠儿一个,在城内躲藏。”

“最后依然被你们抓了?”

“就是从学校里面抓的。”

“所以你们认为学校里面有抗日分子?”青木将太问道。

“倒不是说刘翠儿躲在学校里面,我们就认为学校里面有抗日分子,而是她被抓到武汉区内之后的表现。”

“什么表现?”青木将太的好奇心一点一点被勾起来。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刘翠儿这样的人,进入武汉区之后,承受不住就开口了,选择投靠我们了。所以当时区里计划,打算安排刘翠儿继续回去四湖大队,去做卧底。”

“你们就不怕刘翠儿出尔反尔?”

“自然是害怕,所以就安排刘翠儿,新手打死了自己的战友和伙伴,也算是投名状,而且还拍了照片不怕刘翠儿敢反悔。”魏定波说道。

青木将太点了点头,这样确实是常用的手段,日本人这里也会用。

而且拍照留下证据,这个人就里外不是人,确实是没有退路。

“但是最后还是出问题了?”青木将太问道。

“青木大佐猜得不错,最后证明这个刘翠儿,确实是假意投降,想要回去给四湖大队

早晨起来下面连在一起走路 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送消息。可是大佐您想想,她一个城外来的抗日分子,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经验,这种投名状,接受过训练的情报工作人员,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她。

而且如果没有人提前给她说这些,且为她作证的话,她怎么敢呢?”

听到这里,青木将太算是明白,为什么姚筠伯要一直盯着学校。

这确实应该盯着学校,这里面必然是有一个抗日分子,和刘翠儿见过面,且教会了她要如何应付武汉区的调查。

为什么一定说是学校的人?

因为当时武汉区就盯着学校,抓人之前根本就没有人进去过,那么不是学校里面的人,还能是谁。

“刘翠儿现在人呢?”青木将太问道。

“死了。”

“死了?”

“我杀的。”

“你?”

“区里的任务,说是留着没用,让我去给解决了。”魏定波说的很随意,毕竟就是区里的任务。

现在青木将太算是明白,为什么魏定波之前不愿意说这件事情,毕竟和校场的损失也是有些关系的,虽然联系不大但是谁会想要没事找事呢。

而且校场的事情,刚刚尘埃落定不久,谁也不想旧事重提。

不过青木将太现在对武汉区的事情不感兴趣,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现在说是武汉区的责任,肯定是说不上的。

而且武汉区当时的做法,一点错误都没有,毕竟他们不知道日本人这里的安排。

青木将太只是问道:“当时刘翠儿杀人的照片,你有吗?”

“那些照片在区里,再说青木大佐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干什么,人都已经死了。”魏定波说道。

人都死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自然是没有用了。

不过魏定波猜他肯定是想要用这些东西,去让齐八勇看,不然不会这样问的。

魏定波现在就在等,看青木将太会不会说出来齐八勇的事情,毕竟他不说,照片魏定波肯定是不会提供的。

至于你说他直接去找姚筠伯要,那不是将魏定波装进去,算是将魏定波给卖了,到时候再想要打听刘翠儿的消息,魏定波还会告诉他?

你说直接找姚筠伯打听?

姚筠伯现在可不想被人知道这些,会有点麻烦。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zcgs/581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